我知道有人出於各種原因對這樁婚事持有否定看法。但對於我們兩人來説,彼此是無論幸福還是不幸都可以互相依靠,不可代替的存在。結婚是我們守住本心,好好生活的必要選擇。

様々な理由からこの結婚について否定的に考えている方がいらっしゃることも承知しております。しかし、私たちにとっては、お互いこそが幸せな時も不幸せな時も寄り添い合えるかけがえのない存在であり、結婚は、私たちにとって自分たちの心を大切に守りながら生きていくために必要な選択です。

在婚事延期兩年多後,日本公主真子於11月13日通過宮內廳發佈文件正式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這也是真子公主兩年多來首次在公眾面前明確表達自己結婚的決心。

但這份公開的文件在顯示公主決心的同時,也透露出婚事尚未有定論的信息:

目前還難以告知大家之後婚事相關的具體安排,但我們兩人正和各自家庭商議如何進行後續事宜。

今後の予定等については、今の時點で具體的なものをお知らせすることは難しい狀況ですが、結婚に向けて、私たちそれぞれが自身の家族とも相談をしながら進んでまいりたいと思っております。

我有向天皇和皇后陛下以及上皇和上皇后陛下報告這次我將公佈這篇文章一事。我非常感謝四位陛下尊重我的感受並沉着地守護着我。

この度、私がこの文章を公表するに當たり、天皇皇后両陛下と上皇上皇后両陛下にご報告を申し上げました。天皇皇后両陛下と上皇上皇后両陛下が私の気持ちを尊重して靜かにお見守りくださっていることに、深く感謝申し上げております。

2017年9月,真子內親王和大學同學小室圭舉行婚約內定會。並預計在2018年3月進行納采儀式,然後在同年11月舉辦婚禮。

久違的皇室婚禮即將舉辦的喜慶氣氛不過三個月,《週刊女性》一篇名為《秋筱宮家知道嗎!真子殿下婚約者小室圭母親的400萬日元借款糾紛》的報道引發軒然大波。

小室圭母親小室佳代曾有過一位婚約者。這位婚約者表示小室佳代陸續向他借了400萬日元,包括小室圭的大學學費、大學期間的留學費及旅遊費、母子二人的生活費等等。婚約期間,佳代還要求對方將其生命保險受益人改為自己,並表示現在的保險金額太低。而在解除婚約後,小室佳代的態度則從“只能每月還一萬” 到“你要求我還的400萬是你贈送給我的,並不是欠債,所以我不準備還。”

之後各大週刊雜誌如文春、新潮紛紛跟進,小室圭父親自殺的原因、母親複雜的交友及金錢關係、小室圭本人的品性等等問題接連浮出水面。

2018年2月,宮內廳以“時間過於倉促,婚禮各項儀式來不及準備”為由,宣佈真子公主的婚事延期至2020年。並聲明“這一延期和週刊雜誌的報道無關”。

2018年7月,小室圭決定赴美留學三年。美國福特漢姆大學在官網上發表小室圭將入學的消息,並稱其為“fiance of Princess Mako of Japan|日本真子公主的未婚夫”。同時,小室圭還獲得了“Martin Scholarship”這一獎學金,學費全免。

同月宮內廳發表聲明“小室圭不是真子公主的未婚夫”。宮內廳對美國福特漢姆大學發表的消息進行指正,真子公主和小室圭還未進行皇室傳統的納采儀式,不算正式達成婚約。福特漢姆大學稍後在官網發表了更正。

2018年8月,小室圭赴美。

2018年11月,真子公主的父親秋筱宮正式迴應。

“我的想法,已經向兩人表達過了。歸根到底,必須要做的是將現在備受人們議論的問題理清、徹底解決好。並且與此同時,要讓大眾能夠接受你們對這一問題的説明及處理,從而由衷祝福你們的結合。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舉行正式確立婚約的納采儀式。”

「これは、二人にも私は伝えましたが、やはり、今いろんなところ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こと、これについてはきちんと整理をして問題をクリアするということ(が必要)にな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そしてそれとともに、やはり多くの人がそのことを納得し喜んでくれる狀況、そういう狀況にならなければ、私たちは、いわゆる婚約に當たる納採の儀というのを行うことはできません」

2019年1月,小室圭發表聲明稱“母親的借款問題已經解決”。聲明中説“母親之前的婚約者明確説過‘(給母子二人的錢)是對他們的經濟支援,而非借款,不需要還。’”這位前婚約者隨後對此進行了否定。

再之後,小室圭方面就沒有再正式迴應過。這樁沒有定論的婚事也就一路拖到了今天。

日本皇室成員是沒有姓氏和户籍的。公主一旦結婚就不再是皇室成員,將以丈夫為户主辦理户籍,並冠以夫姓。

所以人們會在意公主的結婚對象。出於希望公主獲得幸福的祝願,出於對於擁有象徵意義的皇室家庭的期許。

...即使是我們平民家庭,女兒帶了(小室圭)這樣的對象回來,也是要堅決反對的...

真子公主...大家都反對的結婚對象肯定是有問題的...

而因為結婚離開皇室的成員可以獲得一筆一次性的補貼(上皇及上皇后的女兒清子曾獲得1.5億日元),所以人們會在意這筆來自國民税金的錢最終用在了哪裏。一些人不希望公主的補貼去還小室圭家的欠款。也有人表示如果公主堅持這不受祝福的婚事,不如直接表明不要這筆補貼。

但歸根到底,日本憲法第二十四條“婚姻僅以兩性的自願結合為基礎而成立,以夫婦平等權力為根本,必須在相互協力之下予以維持。”兩個成年人一心要結婚,誰又有權阻止。

那麼今天這個僵局究竟是什麼造成的,又將何去何從,我們也不過拭目以待。

本文為滬江日語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相關閲讀推薦:日本皇室禮服大揭祕!和服VS洋裝有講究?顏色背後有深意?